Monday, July 24, 2017

An outing to Haddo House 哈多庄园


July 22 Saturday.

It was a great sunny day, so we decided to visit a beautiful estate about 40 minutes drive from town, The Haddo House.

See pictures in Facebook  脸书照片

七月22日。

非常好的天气,我们决定到约四十公里外的哈多庄园 (Haddo House) ,观赏那里 的美丽庭院。



Saturday, July 22, 2017

苏格兰2017 Scotland

经过了13个小时的飞行,我们到了阿姆斯特丹(Amsterdam),2个小时等候,转机一个半小时后,在当地时间约9点,抵达了阿伯丁,小女儿的朋友已经在机场等候我们。

这是我第三次、太太的第四次来到苏格兰。

在这里我想讲解一下:我们常常说的英国,是由三个小国- 英格兰(England), 苏格兰 ( Scotland), 威尔斯 (Wales) 及一个北爱尔兰省 (Northern Ireland) 所组成。正确的名字非常的混淆。通常我们华语称之为英国或大不列颠。假如是英文,England 是不对,因为只是三个小国中的一个而已,应该称之为Great Britain 或者 United Kingdom.

女儿家中休息了一天之后,今天天气晴朗,和太太去了阿伯丁市区走走,并买了一些食物。女儿与她的朋艾曼达非常喜欢太太煮的食物,所有在这期间,就在厨房当伙计了😀

从马来西亚的33度,到这里的16度,非常的舒服。太太喜欢这样的天气,而我怕冷,所有就要常常穿上外套了。

阿伯丁的天气,变化无常,一天可以有太阳,阴云,冷风,下雨,虽然是夏天,但有时非常的冷,特别是晚上,还得开暖机呢。

1. 照片夏日假期 Facebook pictures Summer holidays

2. 今天阿伯丁走走 Aberdeen walkabout today 

【爱之光】八月份 - 喜乐的交流



【爱之光】七月份

喜乐交流在高雄

感谢天主慈爱,第25届马新汶台圣母军交流会,圆满的在台湾高雄落幕,留下一个澎湃、难忘的圣母军历史事迹。

来自东、西马来西亚,汶莱、新加坡、香港及台湾27个地区/单位,将近450位军友,出席了这项第三次在台湾主办的国际交流会(前两次分别在台中2004及台北2009举行)。

2015年的诗巫,台湾高雄圣母军兄弟姐妹第一次参加了交流会。高雄督察区团长张惠兰姐妹,把交流的喜乐及收获,带了回去。同年的12月尾,新加坡的唐永明兄弟及太太,到高雄探望在那里深造的女儿,也乘此机会,约定惠兰姐午餐相聚。当时到会的还有督察区团秘书林美杏姐妹,林作舟及李若望两位神父。

聚餐中,永明兄弟向督察区团神师林作舟神父,讲解了有关马新汶台圣母军交流会的历史、活动及成果。我想,当时圣神一定临在,使到林神父的心变得炙热的,高雄交流会的种子落在一片肥沃的心田里。林神父后来称这顿午餐为“後悔的午餐”。

20164月,我与台中的伟强兄弟,在张惠兰姐妹的邀请下,来到高雄,拜会了刘振忠总主教及林作舟神父。当时高雄教区已经有意愿接办2017年的交流会。在刘总主教的建议下,我们与惠兰姐到真福山社福文教中心走一趟,察看场地与设备。我们一看就爱上了它!

不过,真福山只能够容纳大约300人,而交流会通常都超过这个数目,所以,需作一些调整及增加额外设施。这次高雄交流会参加人数超过四百人,但设施与设备,服务与接待,都能够胜任有余,让我惊叹。在此,我对主办当局及真福山的管理层,至上万分的敬意与谢意!

2016年,新山交流会惜别晚宴上,正式公布,2017年第25届马新汶台圣母军交流会,将在高雄教区举行,引起现场一阵轰动。高雄督察区团张惠兰团长,笑嘻嘻的接过了交流会的锦旗,高雄,我们久等了!

高雄圣母军交流会,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举行了。高雄军友是交流会的新兵,好多都没有参加交流会的经验,但办起事来,却是老练细致,策划周到,有条不絮,从第一天的登记接待,到出外旅游,最后一天的送客,简直就是一气呵成,让参加者有宾至如归,温馨体贴之感,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在工作分配及执行方面,看到每一小组,每一团员如时钟般(也可以用如军事般)准确的执行,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工作岗位及职务,毫无犹豫的去执行。看着一群这么有效率的团队执行任务,可说是一种享受。

更重要的,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是脸带笑容,谦虚的服务,尽量满足每一位参加者的需要。他/她们的美丽形影,到今天,仍然留在我的脑海中。

筹委会团队可见到的面容,由大会的执行长、总干事与指导神师组成的铁三脚为代表。我们在三年前就认识了张惠兰姐妹。她身材纤小,被台风吹走的机率高,说话慢条斯理。假如你对她有猜疑,我可不会怪你,但当你看到她的毅力、办事功力、面对压力的淡定,你的猜疑很快的会变换成尊敬。她是名副其实,有执行能力的执行长。

我与杜巧玲姐妹素未谋面,只在高雄交流会才认识。当人潮与声浪把张惠兰姐妹埋没的时,是巧玲姐妹站出来的时候。所以,在大会中,常常可以看到杜巧玲总干事,向大家说话,给予明确的指示与吩咐,让大会顺畅的进行。(总干事的职务应该是所有的事,一总都是她的事吧!一笑)

铁三脚

很多外地军友还是第一次见到林作舟神父。他开朗的笑容,风趣的谈话,有趣的故事分享,让大家都有点“说多一点点啦”的感觉。在交流会中,看到林神父的身影,就是信心的保证。

在这三人组的后面,是一群极度愿意付出,做的最好,待客如金,大部分见不到面容的工作团队。他/她们在幕后默默耕耘,无私奉献,在此也献上我的谢意及赞赏。

好家长调教出来的孩子,都是努力乖巧的。高雄教区大家长刘振忠总主教,教导有方,因他的循循善诱,大力支持及鼓励,交流会得到圆满的成功。刘总主教几乎全程参与,态度温和亲切,让参加者,特别是外地的,印象深刻,回到各自的地区,都不会忘记这位大家长的热情、好客及温馨的接待。

高雄交流会筹委会虽然是第一次主办如此的活动,但却有多项创新的记录。当参加者到大会场地报道时,领取了一个非常别致美丽,缝上一块手工绘制的圣母图像的布袋,藉此可以知道主办当局的用心与爱意。

每位参加者的名牌后面,已经写上第一天饭店房间及真福山住宿房间号码,早、午、晚及宴会餐桌号码,载送巴士的号码,井井有条。每一个地区的军友,都会分配到不同的餐桌上,让他们有机会认识来自不同地区的军友,这个交流方式真的的非常的棒!这可以避免同一个地区的军友,在整个交流会过程中,都挤在一起,也免除了“霸位”的习惯。一桌十人,来自五个不同的地区,三天后,都成为熟悉的兄弟姐妹,这就是交流的成果。

高雄交流会开幕弥撒共有16位神父,与刘总主教共祭,是历年来最多神职人员的一次。交流会的节目也非常的丰富。除了陈科神父的专题讲座之外,还有户外活动,参观多美丽、具历史性的圣殿,及建筑风格独特原住民部落教堂。

交流会期间,巧遇台湾第一个梅雨锋面登陆台湾,带来强风暴雨,造成水灾、许多土崩、道路坍塌、偏远地区交通切断等。感谢天主的特别照顾,我们外出时,雨就停了;上车或在进入室内时,雨就尾随而来。我在台湾整两个星期,没有被雨淋过,真的感谢天主的照顾。

高雄交流会除了给我一份美丽的回忆之外,刘振忠总主教在交流会的活动册子里面的一番话(致辞),使我非常感动及刻骨铭心。这是一位首牧对交流会的心里话,表达了对圣母军与圣母军交流会的真诚认识与赞赏。他的谦卑,真诚与热情欢迎,不止在特刊里写了,还在弥撒、训诲时,多次的重复。每次听了,我内心都在波动。所以,我一定要把这份致辞放入在此,与大家分享与共勉。



2017年第25届马新汶台华文圣母军交流会,来到台湾高雄举行,这是高雄教区的荣幸,至表欢迎。



藉着跨国的圣母军团员交流,可以达成很多的目的,诸如从信仰的角度及圣母军的精神;报告工作成果、分享工作心得、互相交换意见、虚心检讨自己的不足、认真学习他人的优长,振奋圣母军团员的热火,以利继续推动圣母军。因此,鼓励圣母军团员一方面要效法圣母,以圣母之心一起关心贫老病苦弱小者;学习圣母,以圣母之爱去寻找迷失的羊,以及带领尚未认识圣子耶稣的人进入教会;另一方面增近彼此间友谊与情感,在每日的祈祷中、每周召开支团会议中、更在感恩圣祭中彼此代祷与祝福,多得天主要恩赐我们生命、生活与工作的恩宠。



与会的团员们,都是高雄教区的贵宾,深切期望我们高雄、屏东的圣母军,热忱接待,你们满脸笑容的服务,让贵宾们能有宾至如归之感,来到高雄如同回到了家乡,身、心、灵愉悦、舒畅,人人都能满载彼此的祝福与天主的恩宠,安返家门。』


谢谢刘总主教,谢谢高雄的兄弟姐妹们。2018年,第26届交流会(1/64/6/2017),我们在东马砂劳越、民都鲁相见!💗😍


                                                                                                         


Monday, May 22, 2017

痛失

最近,失去了一位朋友。



Monday, May 8, 2017

永远的怀念




永远的怀念

三月二十一日,我失去了一位至亲的人。亲爱的岳父大人保禄陈稳杰,在当天晚上,蒙主恩召,回归天国,享年89岁。

我在五岁左右,失去了父亲,母亲在我十五岁时,离开了这个世界,享年还不到四十。在我结婚之后,岳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也让我享受到双亲之爱。不过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感受,却仍然是一种遗憾,所以,对待岳父母如亲生父母,还算能够填补这空缺。

岳父是一位计程车司机(德士司机),但因着努力,有着自己的执照,生活还算稳定。岳父母共有四名女儿、一名认领的干女儿,及一名儿子。在孩子们都有了工作后,岳父听从她们的意愿,五十岁左右就退休了,安享清闲的日子。

他为人正直,不善言辞,但平易随和的性格,常挂在脸上的微笑“商标”,让他受人爱戴,包括所有的孩子、孙儿女及亲戚朋友。他是位可爱的老人。

我和太太结婚了四十年,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也让岳父逐渐的老去。过去的五年里,岳父身体还是非常的健康,胃口好,精神好,血压、血糖、血脂都不高,但体力已经逐渐下降了。

意识到岳父已经是进入了夕阳岁月,我们尽量的抽空陪他,鼓励他参与我们出外游玩,旅行及吃他所喜欢的食物。

2015年尾,他因为头晕,而进院接受检查,发现肚子有块肿瘤,少量的出血,所有失血而头晕。肿瘤的化验报告证实为第四期胃癌。

因为年纪大,家人与医生都同意不作任何入侵性的治疗,如手术割除肿瘤、电疗或化疗。我们只要他舒适、快乐及平安的与家人度过人生最后的阶段。我们更祈求天主,不要让他受痛苦的折磨。根据医生说,如他这样的癌病(已经扩散),可能只有数个月的生命。

感谢天主对他的眷顾与护佑,往后的十四个月里,到他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他没有受到痛苦的侵袭,也没有需要吃一大把的药,心智灵敏,胃口还好,行动自如(虽然在后期,脚有些乏力,出外有时需要扶持)。

大约两个月前(农历新年过后),他的胃口欠佳,吃量减少,影响了他的体力,一天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休息,但日子仍然如常的平安度过。

三月二十一日早上,他从厕所出来时,突然呼吸困难,双脚无力,几乎跌了下去,幸好来探望他的孙儿及时把他扶到房间休息。那时,我们都知道岳父的时间不多了。

孩子们从四方八面尽快的赶回新山的家,与岳父见最后一面。有些在国外或因工作不能马上赶回来的,用电话或者视频与他交谈。刚在十天前才下新山探望了他,我与太太得知讯息后,安排一些事务,就匆匆的从加影赶下,在傍晚七时左右抵达。当时岳父躺在床上,神志清醒,说话声音清晰响亮。他感谢我们到来探望他,还嘱咐快去吃晚餐,免被饿着了。这是岳父平日标准的动作,常常关心孩子、孙子,每次见面,都问我们吃饱了没,要带我们去外面吃所喜欢的食物。

晚餐后,大约八点多,回到了家里。岳父把五位女儿叫进房间,嘱咐她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并清楚的交代:他辞世后,要放在大马的主教座堂(殡仪室),三晚的守灵(不要太多天,因为儿孙们要工作),记得准备足够的食物接待到来的亲戚朋友(不要吝啬)。“今晚耶稣将会来带我”他说!

他也叫岳母来到床前,拉着她的手说道:“我知道妳照顾我很辛苦,有时也做错事情,请你原谅, Sorry 啦!”。

过后,我们围绕着他,一起诵念玫瑰经,他也默默地跟着诵念,偶尔也发出一些声音。但当我们唱 Ave Ave Ave Maria 时,他大声的跟着唱,大家非常的高兴。

十点半左右,看到岳父似乎已入睡,我们也不打扰他,回到各自的酒店、住家休息,剩下岳母及儿子陪伴着。我回到小姨在附近的家,不到20分钟,还来不及洗澡,电话来了,告诉我们,岳父已经蒙主恩召,回归天乡了。

根据岳母述说,我们离开后,她也准备上床就寝,看到本来侧睡的岳父,慢慢转身朝上,手在移动,她问说有什么需要,但岳父没回应,只见他双手放在胸膛,两眼上望,急促的呼了一口气,就这样安详的离开人世 没有挣扎,没有疼痛。我们知道这也是岳父一贯作风,他不要惊吓到子女,不要在他们面前吐最后一口气,而选择静静的让耶稣把他带走。

他逝世的消息传出后,很多人都非常的惊讶,因为不知道他得病在身,但仍然如常的生活,还可以看到他常常与孩子们出外吃喝游玩。

感谢天主他没有受到癌病丝毫的折磨。天主开恩的给他时间,慢慢的减低他的身体功能,让他心灵准备妥当,安享充实、快乐及安宁的十四个月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常常感恩天主,告诉我们,他的一生已经很满足,感谢天主的一切恩赐。他在离开的前一天,领受了傅油及圣体圣事。

岳父非常有信德,每天临睡前,都会在家中或孩子家中的祭台前作祷告,过后说Good night, 我要睡觉了!

Good night 爸,安睡吧!愿你灵魂安息,在天乡享受天主给你准备的永生福乐;请继续为你的儿孙祈祷,求主祝福大家都平安,信德坚强,常常在主内喜乐欢欣。

新添加的天上护守天使,我们永远的怀念你。

后记:非常感谢一些军友、教友们的关心及慰问。我也要特别感谢新山的军友们,每晚抽空到来灵前祈祷。
 
 (此文登于5月份【爱之光】)

Tuesday, March 21, 2017

检阅典礼



大军检阅


检阅是圣母军的常年大典,每一位团员都必须参加。假如支团是个“个体户”, 那么检阅就是一个大家庭的组合,阵容非常的庞大。检阅典礼中,团员向圣母重发效忠的誓愿:『我的母皇,我的母后,我属于你,我所有的一切,都属于你』。在宣誓效忠的同时,团员与团体也从圣母那里领受神力与祝福,准备下一年再与恶魔搏斗。

19-3-2017的中午一点正,吉隆坡圣若望总主教座堂已经出现了好多的圣母军,不同的衣着,不同肤色,不同的语言,热闹极了。他们来自吉隆坡、八打灵、甲洞、芙蓉、巴生、加影、万绕等地区,驾车或乘搭公共交通,包租巴生,目的就只有一个:参加检阅典礼!

看着他们,真的有家的感觉。

一点四十五分,整千名的大军,摆好阵容,在总教区首牧廖炳坚总主教与区域团总神师的带领下,高唱“万福、万福、万福玛丽亚”,浩浩荡荡的游行进入圣若望教堂。每个支团及区团的军旗,整齐的肃立在长椅的两边,可说是人强马壮,旗帜鲜明。

作为一位大家长,看到这么多的孩子集聚在一起,个个都充满着热忱与干劲,虽然是非常庄严的检阅典礼,但“热情难挡”,大家问好问候,兴高采烈,好有佳节的感觉,廖总主教看在心里,一定是非常的喜悦与欣慰。

总主教在训诲中,鼓励团员们,透过圣母,加强自己的信德;有了一个坚强的信德,才能够与人分享信仰,把耶稣带给他人。我们与耶稣的关系,与日俱增,不容易被动摇,可以反抗外来黑势力的影响。他提醒大家,东马的基督徒面对强大的外来势力,希望大家能够给力,也同样的藉着圣母,给予驱除。我们要感谢天主给了我们圣母妈妈。

过后,总主教身先士卒,首先向圣母妈妈重发奉献:“我的母皇,我的母后,我属于妳,我所有的一切,都属于妳”。然后回到原位,耐心的陪伴着团员们一对一对的,重复如同他之前般对圣母宣读的奉献词。

一位首牧,一位家长,绝不会忽略家里的孩子;他一定会陪伴、鼓励、指导他们向善与向上。孩子们当然是感到鼓舞、喜乐及满足,也一定会尊重、珍惜、努力与回报。他的陪伴,就是耶稣对宗徒们承诺的见证:“看!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終結。」(玛2820)。

对我来说,检阅典礼不只是一个重发对圣母的奉献,也是对其他团员的一种肯定与赞赏。我见到好多外地的团员,老朋友,旧相识,大家说声好,表达了对彼此的鼓励与喜悦,因为大家都还留在圣母军里面,为天主之国,与圣母妈妈一同努力。

祝愿所有的团员,在往后的一年里,领受到圣母的神力与祝福,大家相互鼓励,继续努力加油,勇往直前!


Sunday, March 12, 2017

加多一点点



【爱之光】三月份

加多一点点

平时与太太一起诵念玫瑰经一串之后,通常会加多一端,为当天或当时特别需要的意向而求。这是一种“乘机附加祈求”,希望籍此一端祷告,圣母能够聆听,为这意向急急转求,得到耶稣基督的俯听与垂怜,获得所求。

当我们求的时候,都会希望能够得到多一点:从一个意向,加多一个,再加多一个;突然想到,又加多一个。。最后,一串玫瑰经,就带着一串的祈祷意向!

我们敢敢的求,因为知道天主是一位仁慈的父亲,必然会答应我们的请求。“你们纵然不善,尚且知道把好的东西给你们的儿女,何况你们在天之父,岂不更将好的赐予求他的人?”(玛711

但是,我们回报天父,是否也有加多一点点?

过去的一年里,是否有加多了一点点时间与爱心,去完成圣母军的工作,如关怀、慰问及探访需要的人?感恩与感谢天主,常常挂在嘴上,但是否有实际行动呢?

我们知道天主是宽仁慈悲的,就如祂回应亚巴郎的请求时说:“。。为了这十个(义人)我也不毁灭(索多玛)”。天主不会嫌少,祂只要我们最基本的,就算是那一点点,就已经满意释怀了。

我自己也作个检讨,在很多方面是否需要“加多一点点”。

这几年退休后,与太太相处的时间多了,谈话时间也多了,所以口头上的争执也免不了。太太说我最近说话比较“直接、鲁莽加无理”,叫我好好的去反省反省。 有一首老歌名为“加多一点点”, 里面有一段歌词:“(我)缺的不是脂粉钱,少的也不是什么红绿线,只要是你在口头上随便加多一点点,那怕你对我不过连哄又带骗。。”我可以从这歌词里好好学习学习。

“亲切的言语,有如蜂蜜,使人心灵愉快”(箴1624),好听与赞美的话,可以多说一点点。这在平日与人交往时,注意要做到。我们今天的生活,有很多时间是用在社交媒体上,如『脸书』,『微讯』,『赖』等。朋友相隔千里,数年不见,但藉着这些媒体,拉近彼此距离,嘘寒问暖,所以应该利用这些机会,好话多说一点点,点赞多一点点,不要吝啬或者矜持。👍👍👍

自从我国的消费税实行之后,百物騰涨,家庭生活费用随即增加。教堂的电费、水费、杂费、维修费必定水涨船高,受到影响,我们是否有考虑到,奉献给天主的需要加多一点点?

我确实的期望,以后在各项事情上,尽量的加多一点点,如每周加多一个小时在圣母军工作上、支团多加一两位新团员;今年加多一点点时间参加灵修避静或讲座、多一点点时间去拜访老朋友等等。

但我也在这个时候,觉察到要多一点点进修与开阔视野,让我能够寻找更多的灵感与题材,继续把这专栏写下去。。。因为此时此刻我没料了,不能写长多一点点,而需要在此停笔。

我们下期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