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1, 2018

拉让江的旅游

(刊载于爱之光8月份)


桑教堂祈祷室内美丽的壁画,作者Angela(中)
2018马新汶台圣母军交流会在砂劳越的民都鲁举行,我与太太乘参加之便,带了两位外教朋友--苏初开先生及陈少芳女士,提早来到诗巫,作一个交流会前的旅游。


五月23日,我们四个人在中午抵达了诗巫,隔天一早,就乘坐三个小时的快艇,来到了加帛(Kapit)。无染原罪圣母教堂主任玛窦斯神父热情的欢迎我们,一同度过了恩宠满满的两天。

玛窦斯神父 Fr.Mathews Olili)来自非洲的肯亚(Kenya),是英国米尔山传教修会的会士(Mill Hill Missionaries)。米尔山修会成立于1866年,在1881年就开始派遣传欧洲教士,来到当时的婆罗洲服务,而玛窦斯神父则是第一位来自非洲的米尔山传教士,也是我认识的第一位米尔山修会会士。

我与太太及四位朋友,在2015年的7月,随玛窦斯神父到肯亚游玩了两个星期,行程包括我们毕生难忘的马赛马拉(Massai Mara)及安博斯里 Amboseli)国家公园野生动物探险之旅。这趟是专程来与他叙旧。适逢是当地达雅族丰收节之前数天,我们有机会跟随玛窦斯神父到几间长屋参加弥撒,受到他们以道地的佳节方式热情的款待,也喝了好多的自制小米酒(Tuak),体验了当地原住民的热情及淳朴生活方式。

加帛堂区属下还有好多偏远的小堂及长屋,有的只能水路通往。神父会定时的到这些地点做弥撒及牧灵工作。目前该堂有一位刚晋铎不久、同样是来自肯亚的乔治神父为副本堂。

加帛之后,我们决定到拉让江下游的小镇桑(Song)探访何仲全David  Ho 神父。热情好客的何神父,专程从桑驾车来到加帛接我们到他的堂区。

桑确实是个很小的江边小镇,人口不多,面积也小,但它有着独特的风味,那就是淳朴的乡味与人情味。我们有机会参加了星期六傍晚的华语弥撒及主日的伊班文弥撒。这里的华语教友寥寥可数,但却有一个圣母军支团。参加了傍晚弥撒过后,当地的军友热情的邀请我们共进晚餐,过后还参加了他们的周会。

何神父去年从罗马读书回来之后,就被派遣来到桑的圣荷柏教堂(St. Herbert Church)服务。过去八个月,除了忙堂务,他还忙着改善教堂的硬体设备。当我们来到圣荷柏教堂时,刚好是下午两点半,可以参加小祈祷室诵念玫瑰经及上主慈悲经。这祈祷室是一间储藏室改装而成的,非常的舒服。祈祷室里边有着许多美丽生动的壁画,是一位教友Angela 用了好几个月绘成的。

何神父也想把现有的设备提升及改善,让教友们有更多的空间作为歇息、交流及灵修分享之用。他要打造一个更开放及欢迎的堂区,特别能吸引更多的年青人到来。

短短的一天,桑令我百般回味。我们原打算乘搭两小时的快艇,回去诗巫,何神父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他要用陆路送我们到诗巫,走一趟好多诗巫人都没体验过、谷歌地图也找不到的桑到诗巫路段。

参加了主日早上伊班语弥撒之后,我们整装待发,怀著忐忑但期待的心情,开始了我现在称之为砂劳越内陆“毕生难忘的一段路程”!

桑到诗巫路程费时约两个半小时,其中一个小时走的是树桐芭场及油棕芭的私人泥土通道,路面光滑弯曲,司机除了要万分小心之外,也非常考验他的技术。有些上山路的非常的陡峭,几乎超过50-70度。有了上山,必有下山,陡峭也是一样,而且更是危险。除了要提防滑轮,还要注意车速及冲力,一步小心,就是直落山谷,后果不堪设想。这一段路程,整辆车都可以听到哗然、惊吓、赞叹及嬉笑之声。多谢天主的护佑及神父的熟练驾车技术,我们有了一个惊险难忘的体验。

诗巫是圣母军交流会的创始地,东马第一个认识的城市,在我心中有着非常独特的地位。诗巫的母亲河拉让江,静静的流啊流,与我的情缘始于1991年。第一次看到拉让江水滔滔,没有今天的那么黄浊,加上诗巫这好听的名字,一个诗情画意的境界就出现,很快就爱上了它!

诗巫圣母军军友/教友的热情好客、道地的美食、悠闲的生活,清新的空气、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回来。这次诗巫拉让江之行,有两位要好的外教朋友同行,他们对天主教会很熟悉,一个星期的共同旅游,过的就如天主教徒般的生活,是一个新奇的体验。这次我们还有风趣的何神父做导游与同游,虽然是旧地重游,但也有着崭新的体验与视野,收获丰硕。

回到诗巫后,我们马不停蹄的到民丹莪、泗里街及如楼游玩,探访了各地的传教士神父。
在西马,外国传教士随着政府的管制,约四十年前,就已经不再有了。留下来的中国及法国籍传教士,都已告老还乡或回归天乡,今天已经可以说是个绝迹了。但在东马,特别是砂劳越州,因为移民事务由州政府管理,还容许外国传教士的到来,而米尔山传教修会就是得益于这个开放政策,能够继续派遣传教士到来,造福本地教会。

我们来到了民丹莪耶稣君王堂,探访了本堂主任菲立神父(Fr. Philip Obaso)。他也是米尔山修会会士,来自肯亚。菲立神父的喜乐笑容,一见面就会把你溶掉,让你觉得受欢迎及温暖。虽然只有短暂的几个小时相见,但心中留下了温馨与喜乐的回忆,期盼下次的再相见。

过后,我们也前往如楼(Julau)拜访了另一位米尔山修会会士,他是来自乌干达的奥尼斯(Fr.Oniz)神父。他在四年前晋铎之后,马上的被派遣到砂劳越州来服务。在很快的时间里,他的通晓当地的伊班语,为当地的群体服务。玛窦斯及乔治神父,因为堂区有华语教友的需要,他们也尽力的学习华语,希望能够更全面的照顾到堂区牧灵整体的需要。

我本身曾亲身体会过外国传教士的勇敢、刻苦、服从及奉献的精神,对他们非常的敬佩。在这群米尔山传教士的身上,我同样的也 看到了这种精神。

在结束诗巫行程前,禄声带领我们探访了老军友黄良嫦老阿嫲。这是我每到诗巫必定探望的老人家。虽然高龄已90,但精神很好,行动自如,还是我专栏的忠实读者。祈愿天主护佑阿嫲身体健康,子孙们平安幸福。

1/6/2018早上,我和太太乘搭了诗巫善导之母督察区团提供巴士的两个位,驰往两百公里外的民都鲁,出席第26届马新汶台圣母军交流会。那又是一个充满恩宠及喜乐的体验。
这段旅途平安顺利结束,一切成就归功于天主,阿叻路亚!
摄于长屋。左起-苏初开、玛窦斯神父、长屋主人、佐治神父、陈少芳
何神父(右)
可爱的黄阿嫲,展示投票后沾了墨汁的手指
菲立神父













灵魂安息

(爱之光9月份)

八月六日中午,加影圣家堂两个华文支团的军友,不约而同的来到沙登医院探访军友彭欣悦兄弟。忻悦兄因为胆管生了癌肿瘤,在家晕倒而进院。当时他已经是病危了。

当天的早上,他情况还算稳定,但在我们抵达前突然再度的昏迷。到了忻悦兄的病床前,见到医生正在抢救。虽然他的情况稳定下来,但医生告诉他家人,他会随时离开人世。

忻悦兄的太太雪兰姐与孩子,连同军友们,围绕着他,在他耳边和他说话及念诵玫瑰经,大约两个小时后,看着他的血压逐渐下降,接着心跳也缓慢,数次的大力吸吐气之后,安详的离开世界,蒙主恩召回归天国。

忻悦兄与太太数十年前,在彭亨州加叻大道边开了一间面档,辛勤的把孩子抚养长大,并接受高深的教育。十多年前退休后,就搬到雪兰莪州的沙登地区定居。过后夫妻俩参加圣母军,非常的活跃、喜乐的过着退休生活。

近几年来,他自学制作玫瑰念珠,非常慷慨的送给教友。我相信马新汶台各地的军友们,都有收到他赠送的念珠。记得为他的灵魂安息送上一端玫瑰经吧!

忻悦兄虽然身罹绝症,但从来没有怨天尤人,天主赐他特别恩宠,没有遭受病痛之苦。他虽然进出医院多次,但仍然积极的过着每天的生活。

忻悦兄因病而身体瘦弱了许多,但我们永远怀念、印象中是他亲切的笑容,豪爽有力的声音,爱主爱人、让人尊敬的一位军友与长者。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社交媒体一位网友这样的一段话,在此与军友分享:
如果我,身患病重躺在病床上的一天,
请你爱我:
不合照,不拍照,就不会有照片放上网;
如果爱我的人,无需照片证明也会来探望我;
如果要怀念我,就让我有尊严的留在世上,把我最美的一面永留在大家心中;
如果你遗憾没有能和我合照,没关系的,我的面子书可有一大堆照片让你回忆;
说来说去,亡者真控制不了活人的行为,算啦

我也乘此机会,再次(其实也已多次)的敦促军友们,在探访医院病人的时候,不要来个自拍或全体照,把病人当作是件胜利品,特别是病人头发凌乱、喉鼻插满管子、无奈、无神的样子,放在脸书上,公告天下。这是对病人(亡者)一种不敬的行为,也抹杀了他的尊严。

在忻悦兄的安所弥撒中,军友们围绕着他的灵柩,共诵圣母军周会的所有经文,标志着这是他在世上最后一次的会议。

有军友提问,为什么灵柩没有盖上圣母军的敛布?这不是我们本地教会殡葬礼仪的习俗,也不是天主教殡葬礼仪的部分。

在灵柩进入教堂举行安所弥撒时,是被白布覆盖着(还放有十字架及圣经),象征亡者领洗时所穿的白衣除了礼仪的表达,白布也是一视同仁,在天主面前,大家都是平等,没有贫富、高低阶层、颜色与组织之分。不要让世俗的繁杂玷污人生最后的路程,就让纯洁清白作为我们人生回归天主的完美点吧 !

安息吧,亲爱的战友。

“。。我们在生命的战斗结束之后,一个团员也不失散,而同在袮爱情和光荣的王国中聚首。阿门。

 愿我们的已亡的团员,以及一切已亡的信友,赖天主的仁慈,得享安息。阿门。”(闭会经)

Tuesday, April 17, 2018

恒研心20周年

Ang Boris 照片
Ang Boris 照片

马来西亚主徒会创立的三机构之恒研心刚毅恒研究中心),在14/4/2018星期六,下午一时半,假八打灵 Atria 购物中心 The Book Garden 举办了一项简单但隆重的二十周年庆祝会。

出席者有吉隆坡总教区的廖炳坚总主教,恒研心主任黄进龙神父,主徒会会士黄天赐、黄聪颖、黄大华三位神父;座谈分享三位嘉宾,分别为佛光文化出版的『普门』杂志总编辑沈明信,星洲日报主笔张立德,甲柔教区『桥梁』双月刊主编黄文才;及大约三十位各团体代表、工作伙伴及教友等。
Facebook脸书照片



Tuesday, March 13, 2018

狗年谈狗


狗年谈狗

农历新年转眼就过去了,我们迎来了狗年。我家养了四只狗,看来今年要更加善待它们。
我在乡村长大,所有喜欢养狗。搬到了城市的近四十年里,都有养狗看门,也当作是宠物。人有人性,狗有狗性。家里的四只狗,各有不同的性格。既然是狗年,我这期就谈谈我家的狗,与大家分享。

先从年龄最大,但却是个字最小的两只开始。它们是两只混种小狗(Chihuahua + Pinscher),体形纤小,已经十岁了(等于人寿56岁),是两兄弟。波比(Bobby)个字高又瘦,而甸米(Timmy)则矮较胖。

甸米(左),波比(右)
这两只小狗是小孩及大人的宠物。许多到我家的访客,都被它们吸引住,会把它们抱抱及逗玩。娱乐客人是它们 的工作。很多小孩要来我家,就因为可以逗玩这两只小狗。不过,这两只小狗的耳朵及视力非常的敏锐。好多次有蛇爬进我家后院,都是给它们发现。它们的吠声惊动我们,让我们可以把蛇驱逐或消灭。它们是后院的守卫。

八年前,我们因为需要一只体型较大的看门狗,所有到一家动物保护所领养了一只被人遗弃的雌小狗,取名桃菲(Taffy)。对比人的寿命,它大约是51岁。(狗的寿命与人寿对比,会因个别体型与重量而有差别)

桃菲性格温驯,喜欢与人互动。它负责看守前门。任何车辆、行人,若在我家前面停留,它都会以吠声回应,让主人知道有人或车到来。它喜欢主人的抚摸及抓弄。有时我坐在前院看报纸,它就会以身体摩擦我的脚,告诉我它需要我的关注。只要用手摸摸它的身体,它就很开心的躺下,要我用脚板来揉捏它的身体。

Taffy 桃菲
三年前,一位朋友的女儿,养了一只猎兔犬(Beagle),但因为这小犬性格好动,家里的物品都给它撞到东歪西倒、支离破碎,开门就跑,真的难于管制,决定送给别人。朋友知道我要找这种狗,就送了给我。

猎兔犬有着敏锐的嗅觉及高超的追踪本性,是西方国家皇家贵族用来狩猎野兔的首选。目前许多国家的海关也用它来侦察走私物品,特别是毒品的最佳助手。

伯西
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叫伯西(Percy)。它生性温驯及聪明,容易受教。我们把它领回家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训练它开大门不可以跑出马路,第二件是设立禁区,如不可进入屋内,然后指定睡觉地方等。很快的它就有了归宿感,安定了下来。在食物的奖赏之下,也训练它一些简单的动作,如坐下、站立、趴下、打滚等。有时它做错事,如掀开垃圾桶盖找食物,被指令进入狗笼,它会乖乖的听从,摇摇摆摆的走到笼前,用一只前脚把门拉开,进入里面坐下,接受处罚。

它没有脾气,任你拉耳朵、拉脚、挂上太阳眼镜、穿上衣服等,一一接受,非常的配合,所以娱乐性很高,深得人心。

伯西不会看门,他摇尾巴欢迎任何人,所以工作悠闲。它上半天在后院(大部分时间在睡觉),下半天就到前面,睡觉或与塔菲玩耍,不然就是这边嗅嗅,那边嗅嗅,看看有什么不受欢迎的人物入侵。它嗅捕老鼠的本事最好。

狗对主人非常的忠心,你对它好,它会对你贴心,忠守在你的身边。有了狗看门,我们非常的放心,随时把门关上,就可以出外散心。逗着狗儿玩,会非常的开心。它们不记仇,不做作,它们的一切举止动作,都是出自真心与诚心。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学习的品德。

在此,我与家中的狗儿们,祝大家狗年吉祥幸福,2018成功进步!


(本文登于【爱之光】三月份)

Monday, February 19, 2018

老友再同游

刊登于二月份【爱之光】

老友再同游

2018年初有一个空档,想去砂劳越民都鲁探访钟松锦神父及该地的圣母军。民都鲁善导之母区团在22/7/2016成立时,我因为有事不能出席这盛典,留下一个遗憾。虽然民都鲁交流会将在六月举行,但我还是想先到此一游,向当地军友至上敬意及支持。

联络了“告老还乡”住在雪兰莪蒲种的黄至贤,他很高兴的答应同行,并建议既然去了民都鲁,不如也去美里、汶莱走走。很好的建议。

我与至贤已经是近三十年的老朋友、圣母军战友。我们的岁月是在圣母军生活中,逐步的进入了老年,的确,我们都老了。想起了身在诗巫的另一位老友黄禄声,马上发出通知,看看是否能够同行。虽然他之前已经与家人去了美里及汶莱一趟,但仍然愿意参与。他建议既然来到了汶莱,是否也可以到林梦走走。我非常的愿意,因为我还没有到过林梦!

三位老朋友,就敲定了一趟民都鲁-美里-汶莱-林梦之旅。

15日(星期五),我和至贤乘搭早班飞机,在九点半左右,抵达民都鲁机场,受到已经在等待的钟松锦神父及区团长许志源兄弟热情的欢迎。乘搭巴士从诗巫到了的禄声兄弟,也在中午与为我们会合,共进午餐。在民都鲁的三天里,我们受到神父及军友们的贴心招待,无论住宿、交通及餐饮,全部得到妥善温馨的照顾。

          钟松锦神父(左一)与许源志团长(左三)
当晚,我们有幸参加了民都鲁交流会筹委会的会议。会议中,我观察到这个团队有着高度的团结与合一精神。虽然是刚成立的区团,也是第一次主办交流会,但每位委员都各司其职,全力以赴,把各项工作计划,按部就班,进行的井井有条。民都鲁交流会,将会是一个充满温情,非常成功的聚会。谢谢民都鲁的神师及军友们,愿圣神继续的引领你们,交流会的筹备工作顺利前进。

离开民都鲁,乘搭公共巴士,将近三个半小时,我们来到了美里。201410月,我曾来到这里,参加该地圣母军复军的庆典,所以,我们在此只逗留了一个晚上。进教之佑区团张克昇团长及数位职委热情的晚宴款待。用餐中,大家分享了圣母军面对的一些问题及未来的展望。很高兴的知道,美里吴对龙主教对圣母军非常的赞赏,并鼓励华语圣母军能够协助其他语言团体,成立圣母军,帮助该教区的福传及牧灵工作,能够更广泛及迅速的发展。

 美里Vincent 神父(中坐者)及张克昇区团长(右一坐者)
告别了美里,驱车两个小时,就抵达了汶莱的首府斯利邦加湾(斯市)。2011年的10 月,我与太太来到了汶莱,受到当地的军友及教友的热情接待,并陪伴参观许多景点及品尝美食。临别时,我们还誓诺旦旦的说要再到回来。一晃眼,近7年了,终于再次的旧地重游,也同样的受到该地老朋友热情的招待。

汶莱是个小油国,生活步伐轻松缓慢,是个休闲的好地方。我们的数天,就在吃饭、喝茶、谈天、探访中,悠闲的度过。汶莱教会的华语团体,以圣母军作为主要的推动力。志贤兄弟虽然已经定居在西马的蒲种,但仍然负责【盼】季刊的工作,把汶莱教会的活动及资讯,广传出去。

汶莱的军友都会很热情的欢迎外地到访的朋友
林梦Limbang是砂劳越州靠近沙巴,邻近汶莱的一个较偏远小镇。从汶莱首府到林梦,则仅需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而已。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林梦。

首先吸引我的是这里市场摆卖的榴櫣。正是榴櫣盛产季节,一条近二百米的街道,就是一档一档的榴櫣摊,摆放着各种与西马品种不同的榴櫣。这里出产的都是原种山芭榴櫣,肉色有黄、红、橙、白等颜色,非常的吸引人。我给红肉榴櫣吸引住了,马上买来品尝。这种榴櫣叫作虾膏Otak Udang榴櫣。它的果核很大,肉鲜红但不厚,不过味道非常的美味特别,果肉除了绵细,还带有醇香的酒味,吃过难忘。

透过禄声兄弟的安排,我们也会见该地圣爱民教堂的黄业祥神父及教友,他们准备了丰富的自助午餐来接待我们。我们都被他们的热情感动了。这里没有圣母军组织,但【爱之光】却有传销至此,一批忠实的读者,还给我的专栏一个赞呢!

短暂的探访,给了我难于忘记的体验,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到回来,重温教会的温馨及当地榴櫣的美味醇香!

                    林梦黄神父丁神父(、坐者左五及六)与教友热情接待

匆匆的六天旅程,在11号就结束了。这次我们不只是探访军友及朋友,更是我们三位老朋友珍贵的同游。人生能够有几位如此的朋友兄弟,该是天主的恩赐,必须珍惜与善用。我们带着美丽的回忆各奔东西,珍重再会。感谢天主的宠爱,求赐我们大家再次相聚的机会,也祝福这趟行程所遇见的所有的神长、教友、军友及朋友们,祈愿大家身体健康,天天喜乐。

谢谢你们!阿肋路亚!

Saturday, January 13, 2018

蚂蚁的新战场

蚂蚁的新战场 【爱之光】1月份

很多外教朋友,从我的『脸书』上,看到圣母军的活动,会有一种好奇感。基本上,他/她们大部分对圣母都会有一点认识或印象,而军呢,则就会联想到军队,但“圣母军”,则有点奇怪与迷惑。一些教友也何尝不是如此。

什么是圣母军?圣母军是什么?

圣母军有着一本厚达403页的手册(10页目录及393页内容)。它内容充实,有条不絮的列出圣母军的结构与行政、灵修与精神及服务与工作。手册从第一章开始,就提到圣母军是一个教友团体,在诸宠中保、无玷圣母玛利亚有力的领导下,仿照古罗马的军队形式,组织成为一支作战的军队(“冲锋陷阵的大军”)。他们的武器是祈祷与服务。

很多男士不喜欢或没兴趣参加圣母军,因为他们认为这支圣母为主帅带领的军队(圣母军),有点娘娘腔,是给妇女参加的。事实却是相反。圣母军仿效古罗马军队的精神,服从命令、完尽责任、不畏艰险、不辞辛苦、忠于职守、事无大小,坚持到底,这就是男儿气概!(手册375

这支遍布全世界超过170国家的大军,“穿上天主的全副武装”(弗6:11)、“不随和世俗”(罗 12:2)、 “不逃避辛劳和痛苦”(格前11:27)、“捐弃了自己”(弗5:2)、“贯彻到底”(弟后4:7)(参考圣母军的服务),战场遍布全球的大街小巷、穷乡僻壤、繁华世界,无远弗届。他们勤奋但低调,勇敢但谦卑,无时无刻的为天主神国奋斗, 他们是福传蚂蚁!(引用郭鹤年自传“经济蚂蚁”一词)

近十年,网际网络的兴起,社交媒体广泛普及,不只个人受到影响,甚至全世界都受到它的冲击。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参与不参与,它已经是我们现代生活的一部分了。网际网络不只是社交、通讯及科技的世界,也是一个思想、影响、权力、信仰、诚信、真假资讯及金钱博弈的新战场!圣母军也不能够置身之外。

87.今天,当人类通讯的网络和途径有了前所未有的进步时,我们觉得挑战就是要找到「神妙之恩」,并与人分享它,让它帮助人们一起生活、结交相遇、彼此相拥和支持、涉足这时代的滚滚浪潮,尽管有些混乱,它却可以变成手足之情的真实经验、精诚团结的列车,神圣的朝圣之旅。通讯科技带来更大的机遇,就此形成人人相遇和团结的更大可能性。如果我们能走这条路,那将多么好,多么抚慰人心,多么大的释放和满载的希望!走出自我,加入众人,为我们是健康的。自我封闭就是品尝苦涩的毒 药,超脱不了,人类将因我们自私的选择而变得每况愈下

88. 基督徒的理想总是召唤我们克服猜疑、惯性的不信任、失去隐私的害怕、以及今世强加在我们身上的防卫式态度。许多人企图逃避他人,在自己隐私的舒适地带,或在挚友小圈子中寻求庇护,舍弃福音社会层面的真实性。有些人只想要纯粹精神体的 基督,没有血肉之躯,也没有十字架,他们也想让他们的人际互通关系由精密的器材 供给,用屏幕和系统,按指令打开和关闭人际互通。然而,福音不断告诉我们:要承 担与他人面对面交往的风险,人具体地出现会给我们挑战,人们的痛苦、恳求及喜乐 都在我们亲密和持续的互动中感染我们。真正的信德,在降生成人的天主子内,是与自我给予、投身团体、服务、与人修好等行动分不开的。天主子借着降生成人,召唤我们作温情满人间的革命。” (福音的喜乐)

普世教会知道网际网络的重要及其影响,早已参与及投入这个虚拟但却真实的世界,并广泛的善用各种社交媒体、应用程式及通讯科技,把基督之光照射在这浩瀚无际的网络世界中。

圣母军不要害怕“涉足在这时代的滚滚浪潮,尽管有些混乱,它却可以变成手足之情的真实经验、精诚团结的列车,神圣的朝圣之旅。”

我们不要固守陈规,但要勇于突破及创新。在这新战场里,希望看到更多的福传蚂蚁,遍布网络,把福音的喜乐,宣扬分享。我们不只是以言,但更要以行,来达到这个目标。

使用这网络媒体,不应该只是成为一个转播站,把各种各样的讯息,没有了解,特别是那些危言耸听、未经证实的讯息,就“转发”分享出去;不要把一些绷硬、天马行空的硬道理,期望或强迫他人接受(很多可能是外教朋友)。我们要接受那些不赞同、不赞赏你的人,谦虚及尊重接受他人的指教与分享。

不管你是使用真名、署名、别名,网里网外,你/妳都是圣母军。基本上,一张自己的真人照片必要的,以表示您的诚意与自我尊严,更不必说是对他人的尊重。不要太过执意或牵强实行你的宣讲,因为你会很幸苦或者失败;你要宣讲及宣扬的,应该是你已经做到的。

透过网际网络、社交媒体及应用程式,好多人看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写照,团体生活的喜乐,与他人的融洽关系,得到福音喜乐者的欢笑,这就是“神妙之恩”,最好的见证。

祝愿在新的一年里,求主助佑我们成为一位喜乐的门徒,基督福音的快乐蚂蚁。

2018年快乐蒙恩!



福传蚂蚁、冲锋陷阵的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