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6, 2008

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唷 !

以下是张惠琼姐妹 (俐雯的妈妈),在沙巴教区出版的 53 期 [路] 双月刊里的一篇文章,特此转载,和大家分享。

小孙女庆祝一岁,也正是女儿在吉隆坡发生车祸一周年。唱生日歌,吃丰富的晚餐,是为庆祝生命的延续,也同时回顾一年来女儿走过阴森幽谷的经历,心里的感觉酸甜苦辣,百般滋味只有自己知。

感谢赞美天主,在困苦中的照顾与护佑,总结在这一年来,是主背着我走过,地上的脚印是主的脚印。在这些日子中,什么都不敢想,不敢预测。我有时也会有心力憔悴的时刻,没有圣体的滋养,我早就撑不住了。

在弥撒中咏唱的圣咏、诗歌,更给我莫大的安慰与力量。以前读圣咏集,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再重复阅读,让我感受到主真的一直与我同在。在患难中,我热切诚恳地祈求上主,他便垂顾俯听了我的哀诉。他把我从祸坑与污泥中拉出,使我站立在磐石上,稳定了我的脚步。

回想在吉隆坡车祸发生的第三天,我四处打电话要找神父时的彷徨无助,得到西满兄弟及各地圣母军及主内弟兄姐妹,及多位神父的关怀和慰问,祈祷支持。许多弟兄姐妹来探访时,也带来各种著名小食或补品到医院给我们享用。素梅姐在每个周末载我们到她家过夜,主日就带我们到不同的圣堂参加弥撒。

当我们欲从私人医院转院时,我感到六神无主,脑袋空空,少明夫妇热心载我们去中央医院打听情况。从一个部门走到另一个部门询问,受到职员一副副公事公办的嘴脸对待,完全没协商的余地。加上炎热的太阳使我头痛欲裂,我沮丧万分大声呼喊:“主我无能为力,我把一切交给你了”。感谢主俯听了我,藉著许医生安排,我们入住政府医院。

当我们要从吉隆坡回亚庇时,我也是全无头绪,不懂要如何办理。西满夫妇载我们去马航大厦,安排机位。当天下午,忽然下起倾盆大雨,到处浸水塞车,连路都看不清楚。我不停的祈祷,求主护佑他们安全回到家。对他们的热忱帮助,我衷心的感谢。还有很多我要感谢的人,就是我的亲家 、亲戚及好友,给我在经济上及各方面热心的帮助。

现在女儿差不多完全痊愈,在本地继续她的学业。我感谢主内弟兄姐妹的关心和问候。在许多事物上,我常觉得自己无能,我只能仰望上主,把一切交托于他,祈求他祝福善心的人士。环视现今世界上每天所发生的大事,周围所闻所见所体验的,更让我感觉上主的奇妙作为,无人能透视。

有人说:“ 安娣,您真是个好母亲。”

“是吗?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的唷 !”





惠琼姐妹手抱小孙女









我的读后感:

有如保禄致罗马人书里说: 『圣神扶助我们的软弱,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如何祈求才对,而圣神却亲自以无可言喻的叹息,代我们转求。那洞悉心灵的天主知道圣神的意愿是什么,因为他是按照天主的旨意代圣徒转求。』 罗(8:26-27)。

天主都听到了!

天下父母心,都愿孩子快乐,平安,健康。天主,你也必定听到了!!



1 comment:

yin said...

母爱最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