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9, 2008

不吐不快 I must let out

在最近的几个星期,一些事情及某些人,使我非常的苦恼 ,也生气和无奈,但也哭笑不得。我得把这些数一数,真是不吐不快。

在本月九号,恶兽般的警察,用暴力驱散一群在公园手持蜡烛的群众,粗野的逮捕了24人,其中一位是国会议员,一位是州议员及一位神父。假如雪兰莪总警长没有下令这批凶暴的警察驱散这批和平烛光集会者,在当晚,这些人会悠闲的散开,各自回家睡觉,没有喧闹,没有人受伤或财产受到破坏。这将只是另一个和平的夜晚,在一个和平的国家里,和平的人民,过着和平的生活。

这些粗暴的警察行为,应该是和他们的首领,警察总长有关系。总长曾公开的斥责他的属下交通局主任,因为没请示过他就执行逮捕没还交通传票的车主。最后,总长下令改期,原因就是他“不爽”。这到底是个怎样的警察部队,缺乏诚信,效率差,缺乏协调,更糟糕的是暴露了总长缺乏风度和涵养,所以你就知道他管理的部队的行为是如何了。

抓! 不抓。。。把我们当作是傻瓜。

接下来,我们见到了蒙古女郎谋杀案的嫌犯,阿都拉萨被无罪释放,因为法官“依照他本身的口供,给他疑点的受益”。

我不谙法律,但我同意好多人的见解: “。。主控官没有心意要建立一个坚固的控案” ; 司法不只要公平执行,但也要能看到被执行。在这件案里,看不到这点”。

不只如此,阿都拉萨还在21日召开记者会,信誓旦旦的宣告,副首相及夫人根本不认识蒙古女郎阿旦都亚,也从来没见过面,绝没牵涉到这宗谋杀案。阿都拉萨是什么家伙,要他来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他和副首相是什么关系?他好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贼呢!

我赞成拉惹伯特拉的话: “。。。把谋杀阿旦都亚的家伙送到地狱里去!”

另一个最新的时事是全国回教裁决理事会(Fatwa Council)裁决回教徒不可以练习瑜伽,因为瑜伽违反回教教义。这本来是回教徒自家的事,但它们所给我理由,非常误导性,另我咬牙切齿。

裁决理事会主席说,瑜伽运动假如除去膜拜和祷诵之外,回教是可接受,但回教徒必须避开这动,因为一做了(瑜伽),就会跟着做其他(膜拜和祷诵)。

"我们不鼓励回教徒选择瑜伽作为运动,因为最终会诱引他们进入宗教膜拜和祷诵,这是违反伊斯兰的。”。

哎呀!以后我的约束自己,不要太贪看美丽的仕女,否则就会得寸进尺,后果不堪设想了。。。变丑闻了!不过,女士们,不必担心,我只是欣赏美丽而已,只有动物不能自制,才会得寸进尺,兽性大发。。。。

劝告佛教及道教的朋友们,你们最好星期天也去工作,不要跟随普世(西方)的习俗而休息,不然你们也会跟随他们,进而去教堂膜拜耶稣啦!

这个裁决,不只收到非回教徒的非议,认为是肤浅及歪曲,许多回教徒也抗议。最终还得请出爱听“珍”话的首相阿都拉出来说话平息。他说:“回教徒仍然可以练习瑜伽,只要它没有膜拜或祷诵的成份就行”。

我们有句俗语,“瞎子摸象”。


这些不是瞎眼的人,包括首相,可能从未踏足运动中心或运动场所去看看在我国,人们练习的瑜伽到底是怎样的。或者至少去查询一下,到底瑜伽是什么?他们比瞎子更糟糕,他们不只有眼看不见,连心也蒙瞎了。

我曾练习瑜伽过十年了,太太更是超过十五年。我们没有祷诵。没有膜拜,更加没有改换信仰。我们练习瑜伽是为了强身健体。。是健康为主,不是为了天堂或地狱,更不是为了要改换宗教。

我的信仰不是那么肤浅,水皮,更不需要他人来指示我什么该信,该做或不该做,也没这么容易就给人诱骗。

这就是我国目前的状况。。。许多人被仇恨、宗教狂热、偏见、种族主义、贪婪及私利而瞎了心眼。这个状况,特别是国阵的政府,也充分的反应在一些“杂种”国会议员身上。对不起,你会责骂我用这么不雅低俗的字眼。但是,这字眼是在庄严的马来西亚国会殿堂里常用的,而且也是被接受的。

在十一月六日的国会会议中,国阵巴沙刹拉的国会议员达朱丁向民主行动党的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喊道:“你这血淋淋的杂种(bloody bastard)! 你挑错人了!你来找我解决吧!到国会外面去!”。

当其他议员向议长抗议并要求他受到对付时,议长却回答说:".......但为了要使国会更有生气,我和我的副手在很多时候,都假装没听到一些话.......”。反对党议员大力谴责达朱丁的行为,但国阵却无一人。

这就露出国阵的尾巴了。国阵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就是团心结意,对自己的人,只可支持或保持缄默。不过,还是有一位国阵议员在国会外说:“国阵,政府及国会的声誉被玷污了..... 国阵将会因这些议员的粗野的行为,付出重大的代价。”

可以在最近的报章上读到这“杂种”议员更多的粗俗、亵渎,污秽的言行,不肖在此多提,弄脏我的部落格。他及另一些常常在国会用低俗脏污语言的家伙,是马来西亚国家之耻。


再还有的是求人收纳“拿督”勋銜。马六甲州政府在较早前,封赐印度波里活明星沙路汗拿督勋銜,引起许多人的非议。可能沙路汗根本都不清楚马六甲在那里。他本来在这个月尾过来领受该勋銜,但后来因为忙而改期。哈哈,拿督銜头可以等待。再说,这銜头并不是很珍贵,至少在印度是更不值钱的。

啊!不吐不快,现在可舒服多了!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正义之声,言之有理,支主持你。

William

Simon Phun said...

谢谢William, 虽不能做些什么,但应常常醒觉国家的状况,及我们作为公民的义务和责任。共勉之!

Anthony said...

假如你去参加国会选举,我叫我孩子代表爸爸投你一票,绝对!你讲的太好了,爽得很。

Simon Phun said...

哈哈,老黄。。。。有你这些朋友听我说“废话”就够意思了。。。够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