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2, 2008

胆肝欲裂

加影圣家教堂的右邻,是一所幼儿园(华侨幼儿园)。幼儿园的对面,就是董教总,新纪元学院及学生宿舍的所在地。这块被称为“华侨山”的土地,是『加影华侨学校产业受托会』所拥有,在七十年代,捐献出来作为华文『独立大学』建校之用。这是一块充满历史,写着我国华教奋斗血泪的土地。很多教友,对这被一条大路分开的两个地产,不是很认识。受英文教育者,当然不懂,但受华文教育者,也是一知半解。

每当我们教堂有盛大的集会或活动时,都会向华侨幼儿园借用停车场,而且都得到他们爽快的答应,这点我们都非常感激于怀。在我们建新教堂时,要在与他们交界处建围墙的时候,我们要求他们分担部分费用(他们没有责任需如此),他们也慷慨的答应,的确是我们的好邻居。

最近闹得风风雨雨的新纪元学院风波,使到这快土地,备受注意。昨晚和老朋友李清福谈起,他更是心如刀割。他说这个风波还未平息,但华社已因此事被分裂了。

作为一位华教的活跃分子,在六 、 七十年代陪着我国华教走过数十年风雨路的他,看到目前的状况,真是肝胆欲裂。

他刚在十二月十四日,代表『加影华侨学校产业受托会』,领取了2008年度『林连玉精神奖』。得奖理由为 “争回失地,献给独大,华教千秋路,掀开新纪元。” (左图。左二李清福)


在六、七十年代,政府颁布了许多对华教不利的条文,包括转制及限制华校生出国的压迫性政策。为了寻求突破,华社决定创办私立的『独立大学』,以让华校生有继续深造的机会。在受到政府及当时陈修信领导的马华公会的大力反对下,华社把这课题带上法庭。经过整十多年的努力争取 、受打压,最终在1980年联邦法院的判决下,筹办华文『独立大学』的努力,宣告失败,画上了休止符。(独立大学历史)

而政府为了平息民情,批准了马华公会开办『拉曼学院』,作为衡制创立『独大』的华社澎湃民意。

创立『独大』告一段落,但华教的奋斗,是千秋大业,还得继续努力。

2008年『林连玉精神奖』颁给华侨学校产业受托会,是因为它“争回失地”,里边却是有个故事,而李清福也牵涉在里面。

『华侨学校产业受托会』在1974年,把这块8英亩的土地,捐给独大建校之用。但1978年,政府宣布不批准建立『独大』后,雪兰莪政府悄悄然的在1979年,通过宪报公布征用了这块地,以作为建立廉价屋计划之用。这“阴谋”被李清福发现,连同伙伴吕兴及信托会同仁,通报华社,激起强大的抗议和反激,并据理力争。州政府在民怒之下,不得于在1981年把土地归还给会受托会。(参考)

过后,为了行政及一劳永逸的解决以后可能引起的法律问题,『加影华侨学校产业受托会』就把这块地捐献给『独大有限公司』,作为华文高等教育之用。这块地,后来建立了董教总教育中心 、新纪元学院,作为华教的堡垒,华教火种的传播处,华教千秋大业的基地。

走过了这么长,这么艰辛的路,才看到了华教的一点成果,现在因为这场纷争,几乎要把它毁灭了,难怪李清福创巨痛深。他有感的写下了这首即兴与我分享他的感受:

叶是柯是
何者为是

悍叶挺柯
唯我华教无视
悲矣华教
悲矣华社


(本文资料凭口述及粗浅参考,若有出错,请指正)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李兴 应为 吕兴

Simon Phun said...

谢谢。改正了。

Ngu said...

说实在,我不大了解这件事,我所知都是从报章上得到的。看了你的贴了,若有所获,华社走到这地步,真令人痛心呀!

祖厚

Simon Phun said...

这事件还在上演,陆庭渝性骚扰的事故,及他的退隐,是这个事件的一个祭品 。。。

新的一轮战役,将是在十二月三十一号之后。。

难怪李清福感叹说:十多年前捐出的校地,现在变成了硝烟弥漫的华教战场。

不是危言耸听,但个中暗流,牵涉到华教及华社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