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1, 2009

新年到

美品共赏---这又是我从溪水信女的部落格借过来和大家分享。看了这段帖子,新年的感觉,回家团圆的心意,从这刻开始油然而生。。。我很想家。。妈妈还在时的家,想起童年的新年,也很想妈妈。。(已不在四十载了。。)



传统年糕

农历新年快到了!
听到锣鼓声!
看到年货!
闻到香美年糕味!
市场或购物中心人山人海!
谁说经济不景气?
无论如何,年一定要过,但,过年只是这些吗?
除了庆祝年,更希望大家可以回家!

最近有位同事分享,她是单身一族,因此每个新年她都不想回家,只为了逃避左邻右舍或亲戚朋友“好心慰问”几时传婚讯。她每个新年都躲起来或出国旅行。

难道女人到了40还是单身,一定是反常吗?

年的脚步近了。
今天我想象着母亲今年会制作什么年糕呢?


Kuih Kapek 是她7个孩子的最爱,因此非做不可。且母亲的制作功夫很到家,后来我也学到了:Kuih Kapek必须即薄又香脆,把浆料倒在模时,必须只是淋在模的3份2部分,那么,烤好的Kuih Kapek 会是即薄又香脆。



Kuih Bangkit 及 Kuih Loyang (蜜蜂窝)
Kuih Bangkit 是外婆的最爱,是必做的其中一样年糕。后来,年轻的都不会享用这种特别的糕饼,再后来母亲也不做了,因为这饼很讲究拿捏的功夫,做不好则硬入铁子!
Kuih Loyang 是姑姑最爱吃的,近年我们也不做了,只因为太油腻了,也是相当考功夫的年饼,炸至金黄色时,迅时间要把它整理好形状,否则就变形了!

Kuih Bahulu 鸡蛋糕是父亲最喜爱的年饼,至今母亲会自己亲手制作。我们也还爱吃他,尤其是大大的鱼形。想当年我们帮忙时,最怕打鸡蛋了,因为糖与鸡蛋搅拌好就必须从金黄色把它打到成为白色泡沫状。如今有电动搅拌机,方便很多了。

当然,过年不可没有传统年糕啦。
不是那种用透明胶纸制作的,而是用蕉叶,才会有原始的年糕香味。
至今,母亲坚持不用干的包装糯米粉来做年糕,她自己把糯米浸水,隔夜,拿去村里一间店铺等着磨米,且是重复磨米两次,年糕才会是柔滑顺口。

从 前,我看母亲做年糕,前辈有许多禁忌(patang larang),尤其是女孩子。印象里好象完全没有机会近距离靠近母亲制作年糕的范围。只知道她会用很多白砂糖,掺入磨好的糯米浆,不停搅拌,直到糖完全 与糯米浆融合,然后小心地倒入已铺了蕉叶的铁罐,然后一层层放入大锅里蒸,听说需要8个小时才能把白白的糯米浆蒸至金赤色。火喉也是关键功夫,火太小,就 不熟;火太猛烈,则糯米浆就外溢,熄火时,年糕只有半罐而已。

最近几年,父母就联合做年糕,母亲准备材料,父亲则负责看火,几年的训练,他们对制作年糕有很大的体验与研究。

大姑很禁忌我们小孩在旁说东道西,又怕我们说错话,年糕不熟,所以绝对不准我们在旁。
母 亲开始时也相信这些禁忌,所以会在锅盖上绑红线或绑一些特别避邪的草。后来,母亲发现身为教友就不该迷信这些,也逐渐放弃做这些小动作。再后来的一天,姑 姑在她家蒸年糕,母亲也在家里同时蒸年糕,在同时母亲也到教友家祈祷,为亡者念经,后来又去送殡,回来时,年糕又熟,颜色也亮丽。姑姑打电话来说年糕如 何,母亲说每问题,而姑姑却很颓气,因为她的年糕不熟!从此,她也不再迷信了!只有尽力而为。

那天和母亲通电,告诉她今年别太劳累做年糕了。
那方,她笑说,没有啦。今年只做:
Kuih Bakul
Kuih Loyang
Kuih Kapek
Kuih Bahulu
......
这是她说的,回家过年,我们还会尝到她没告诉我们的其他糕饼。
对她及父亲,最好的回报是回家过年!

只可惜,母亲制作过年糕饼的手艺,我只学会一些。真希望可以向她讨教做年糕的功夫。还有,不会裹粽子是我的另一个损失。

(溪水信女 10/1/09 发表)

3 comments:

Ngu said...

看得我流口水。哈哈···

Simon Phun said...

我很想去信女的家过年!

溪水信女 said...

哈哈!非常欢迎到我家做客!下个贴会是我家新春佳节妈妈的新年四季爱心大餐。等待吧!若不来我家就只有望梅止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