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5, 2011

没有拐杖的日子

五月份【爱之光】


没有拐杖的日子



时候到了!

在二月十七日(星期四)的周会结束前,向支团报告了我将在二十日(星期天)进入医院,然后在隔天星期一早上八时,动我的右腿膝盖关节换置手术。在念完了闭会经后,团长召集全体出席的军友,围绕着我及另两位身体有状况的团员奉献祈祷,祈求天主,也要求圣母的转祷,祝福我们,特别是我的手术成功。

二十日(星期天)的下午,在太太及孩子的配同下,到一家私人医院,办理了进院手术,进入了病房,进行了手术前的检查及各项安排,包括会见麻醉师。

我的右脚膝盖磨损状况,大约在六年前就很明显了。四年前,进行了一次针孔清理手术,但结果不是很理想,所以我在出外旅行或走很多路的时候,都会用拐杖来扶持,以减低疼痛。

这段『扶着铝拐走天下』的四年日子,我也如常的参加了亚庇,新加坡,台湾及怡保的交流会。除此之外,回了中国家乡一次,并参加了马新四教区港澳亲善拜访,甚至在去年,还去了澳洲及纽西兰游玩。我不要被我的脚残拖垮,曾誓言:“拿着拐杖也要走!”。

但是,损害的关节,只有变得更坏,绝不会变好的。常常有关心的团员及朋友们,问起我的膝盖关节情况如何,我只能回答说:越来越坏。他们很多都不明白,不是动了手术吗,应该治好了,为什么还会越来越坏呢?

我的膝盖关节在越来越坏的情况下,加剧的疼痛也越来越影响了我的日常生活。我步行少了,体力活动也降低,人也越来越懒了。这对我的整体健康产生了不良影响。

经过了好多个月慎重思考,经历了恐惧和忧虑,听取医生的意见和自我分析,最终决定进行膝盖关节换置手术 (Knee Replacement)。

许多人对这个膝盖的问题及换置手术一知半解。在过去的数年里,向他人讲解我的膝盖状况,和可能需要进行的换置手术,有时是件非常吃力及令人气馁的事。

膝盖关节换置手术,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终方案。这个手术,把损坏的膝盖关节 – 大腿骨及小腿骨的末端切除,装上(镶上)人造的金属关节,一劳永逸的把问题解决掉。

手术前的晚上,我的心情还算平静。当然我也有想到手术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呢?这是改变我人生的一个手术,我还会像之前般的行动自如吗?我的生活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

知道了很多人在为我的手术祈祷,包括在台北深坑圣母隐修院的修女们(最近我多了一位隐修会修女乾女儿),我很安心的去睡了。

二月二十一日,星期一早上七点半,我就被推进手术室。当时还很早,我可以见到医护人员正忙着准备“开工”,但在不知不觉中,我也睡去了。这应该是之前我所服下的两粒药丸有关系吧。

手术是在下半身麻醉的情况下进行的。手术的半途,我醒了过来,听到电锯的声音。原本我以为人体手术的仪器,应该是精準细幼。所发出的声音也不会很大声。那我可错了。我以为听到的锯声,应该是“吱。。吱。。吱”的,但出乎意料之外,却是如工厂所用的锯声一般:“喀拉拉拉拉拉。。。”!

我还很清晰的听到铁锤击打铁的声音。但因为我是被一副布幕隔开,所以看不到是什么回事,下体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我躺得很累了,就伸伸手,也想伸个懒腰,但下体没有感觉。然后见到一位医护人员,问了一声:“请问还要多久时间?”。他回答说:“多一个小时吧。。。请不要动!”。接下来,我又呼呼的睡去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护理人员在收拾着,手术也应该是完成了。

我就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完成了这个手术,所需时间应该是在两个至两个半小时左右。半身麻醉进行的手术,病人复原比较快。手术的两个小时后,我已经可以进食及使用电话,和朋友交谈了。

往后的两天,我就是右脚直直的躺在病床上。当时还有止痛药由静脉直接输入,所以不会觉得痛,真正的痛是在下床之后!

手术后四十八小时,也就是第三天,止痛药停止输入,是做物理治疗的时候了。物理治疗师来到了病房:“潘先生,请你把膝盖弯上”;“请你左右移动”。

这可真要命!我的脚重如泰山,要往上提,根本就是不听指示;左右移动,也是“半寸难移”,只有哎呦呦的痛而已!

接下来就是下床学步行。脚一下床,血液往下冲,那种痛楚,也只有用哎呦呦来形容了。无论如何,我还是得忍痛学习步行。

为了早日复原,我躺在床上时,也常常自己做一些运动,如移动,提上,弯曲等动作。也因为这样,在第四天,医生就准许我出院回家了。

这就开始了我那痛苦的康复期了。我每个星期两天会回到医院做物理治疗。

手术前,因为脚痛,我的运动量少了,体力活动也减少,所以腿的肌肉已经大量的退化。康复的最重要部分,就是把这些肌肉重新建立起来,使到我的人工关节,能够如常地步行。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我的物理治疗里,一寸弯度,就需要一毫升汗水。这汗水是在极度的忍耐,忍痛及坚持的情况下而流出来的。我的膝盖关节,需能够弯曲到145度左右(操作如正常的脚),这才算是理想,而且肌肉要坚实,我才能够自如的上下楼梯。

所以,有膝盖关节问题的朋友,不要过度的拖延,而使到身体出现状况,如肌肉萎缩(因为少活动),高血压或高血糖等,这会对手术的康复及成功有影响。

膝盖关节骨换置手术算是个大手术,也是件痛苦的手术(手术后期),但它的好处,远超过所要受到痛苦。

感谢许多军友及朋友的关心及祈祷,我的康复算是快速及满意。现在我的脚已经能够弯到115度了,但仍然需要继续物理治疗。完全的康复,至少需时三个月以上。

没有拐杖的日子开始了。

3 comments:

Julian said...

Dear Simon,

Praying you will have a speedy and successful recovery, returning to all your former activities!

Stay healthy and the Lord's Blessings always!

Just me,

Simon Phun said...

Thank you Father. My "re-fitted" leg sure one day bring me to your doorsteps. Thanks for your prayer and wishes. Take care.

Anonymous said...

加油!我們愛您的新膝盖,真是風度翩翩~呀!